手機遞四方

遞四方|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遊|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藝術|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遞四方 > 媒體聚焦>熱門話題> 正文

■熱點關注 標誌性個案激活了正當防衞制度

2020-11-20 08:43:18 智能朗讀:

於歡出獄了。這是值得慶賀的時刻。

2016年4月14日,蘇銀霞、於歡母子因無法償還高利貸,被11名催債者限制人身自由,並遭受辱罵、抽耳光、鞋子捂嘴等凌辱。其中,討債者杜某更是當着於歡的面脱下褲子,用極端手段污辱蘇銀霞。於歡拿起水果刀捅傷4人。被刺中的杜某次日死亡。2017年2月17日,聊城中院一審以故意傷害罪判處於歡無期徒刑。2017年6月23日,山東高院認定於歡屬防衞過當,改判於歡有期徒刑5年。2020年11月18日上午,於歡減刑出獄。

獲刑5年,實際羈押時長約4年7個月……於歡獲得減刑提前出獄,為於歡案續上相對完滿的結尾。

從個人經歷説,於歡跟這起刑事案件產生關聯,是不幸的——捲入家庭經濟糾紛,陷入高利貸之中,不是年輕的於歡所能左右的事情;被帶有黑社會背景的催債者圍追堵截、羞辱母親,於歡奮起自衞,造成對方死傷,是人子的血性使然,卻也將他帶入漩渦。

但某種程度上,於歡也是幸運的。在這起案件之前,正當防衞被稱之為“沉睡條款”,鮮有公民的自衞行為被認定為正當防衞事例。於歡案叫醒了這條“沉睡條款”,最終對他的量刑也從一審的無期徒刑,改判為有期徒刑5年。

相較以往類似案件的被告人,命運“峯迴路轉”的於歡,運氣其實並不算差。

在時代的洪流中,有的個案化作流星,轉瞬而逝;有的個案則撬動了司法的運行軌跡,讓司法朝着更加良善的方向運行。

於歡案就是後者。在這起案件中,公眾將目光聚焦於正當防衞條款,人們將自己置身於現實的圖景之中,呼籲司法做出改變。

彼時,如何激活沉睡的正當防衞條款,如何在案件的判決中兼顧道德、法律和人性,成為公眾熱議的話題。最終,“法不能向不法低頭”不僅成為公眾的共識,也成為國家最高司法機關一再強調的原則。

於歡案是正當防衞條款在司法實踐中的標誌性事件。於歡沒有被判無罪,但在當時,被認定“防衞過當”已是一大突破,更帶動了司法風向的變化。

事實上,翻看近年來的案例可以發現。自於歡案後,從“崑山反殺案”,到麗江“唐雪反殺案”、福州“趙宇見義勇為案”、淶源“王新元反殺案”等,一件件正當防衞案件得到司法認定。

可以説,在一系列個案中,制度和司法實現華麗轉身,而這離不開司法與民意良性互動。

今年9月3日,最高法、最高檢與公安部發布了《關於依法適用正當防衞制度的指導意見》,規定正當防衞的起因條件、時間條件、意圖條件。要求準確界分防衞行為與相互鬥毆,防止將濫用防衞權的行為認定為防衞行為,規範防衞過當的認定條件,嚴格防衞過當的刑罰裁量,明確特殊防衞的具體適用。

這樣一來,司法機關在認定正當防衞時,將擺脱之前“裁量過於隨意”的不足,定性更加精準,更能體現司法的公正性、合理性,也更契合公眾的正義訴求。

嚴格來説,於歡並不是改變潮水方向的人。但在潮水之中的於歡案,卻無意間成了流速的改變者。

於歡出獄了,對他而言,一個小時代終結了。但毫無疑問,由於歡案等典型個案撬動的司法進步,仍無止境,未有盡時。

據《新京報》

來源: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