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遞四方

遞四方|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遊|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藝術|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遞四方 > 文化> 正文

甘肅民間小戲傳承期待大舞台

2020-11-19 08:52:10 智能朗讀:

隴劇《楓洛池》演出劇照
秦腔《鎖麟囊》演出劇照    李 超 攝
地方小戲演出劇照 圖由省文旅廳提供
地方小戲演出劇照 圖由省文旅廳提供

甘肅省現存13個劇種中,地方獨有劇種半台戲、隴南影子腔、玉壘花燈戲、靈台燈盞頭劇、高山戲、半台戲等均為瀕危劇種。在國家層面關於戲曲保護傳承一系列政策和全面推進非遺保護傳承工作的推動下,我省瀕危民間戲曲開始重新煥發生機和活力,但其傳承發展之路還存在着一些困境和瓶頸性的問題。近年來,甘肅省文化藝術研究所研究館員苟曉飛對民間戲曲進行了普查和田野調研,在此基礎上形成了關於民間戲曲保護傳承的一些觀點和看法。

傳承價值厚重、現狀堪憂

民間小戲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中一種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載體,是活躍於民間的藝術形式,是一定歷史時期、一定文化生活背景下,由民間藝人和文人共同作用所產生的精神產品。因其具有濃郁的生活氣息,極具親和力的鄉音土語而被廣大羣眾喜聞樂見。目前,從國務院以及中央各部委相繼出台的多項政策、意見,以及一系列項目活動的推動實施中可以看出,對戲曲的保護、傳承和發展不僅上升到了國家的戰略層面,也已融於社會發展的眾多方面。

在吹響戲曲振興強勁號角的同時,傳統戲劇的鑼鼓遍地敲響,怎樣保護傳承本地戲曲文化,成了當地文化主管部門和非遺保護傳承工作者、戲曲工作者致力實施的重要工作。

苟曉飛,女,甘肅通渭人,甘肅省文化藝術研究所研究館員,中國民俗學會會員,甘肅省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主要從事民間文化、戲曲理論研究。她曾主持完成文旅部課題2項,以及其他省部級科研項目多項,承擔國家社科基金藝術學重大項目“中國戲曲劇種全集·民勤曲子戲”子課題研究,文旅部文化和旅遊智庫項目“甘肅地方特色傳統文化傳承發展研究”子課題“甘肅地方戲曲劇種傳承發展研究”。

“民間戲曲一直以來滿足着廣大勞動人民的精神需求,同時它又是最樸素簡便、最形象生動、最易被老百姓接受的思想教化形式。”苟曉飛表示:“民間戲曲以其深厚的文化積澱和深刻的歷史延續性特色,‘所承載的不僅僅是一種藝術形式和文化形態,更重要的是它承載着勞動人民的生活經驗、道德倫理、審美情趣,承載着各地各民族的傳統文化價值和文化基因。’”

“延續民間戲曲的存活,保護它存活的文化生態,是關係到民族之魂,是關係到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命脈的工作。”她説:“對甘肅省民間戲曲的普查和結果進行分析,可以看出儘管有各個層面的利好政策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保護的良好氛圍,但從民間戲曲傳承、保護的具體載體和人文生態考量,現狀並不樂觀。”

據2015年7月至2017年6月原文化部組織開展的全國地方戲曲劇種普查結果表明,我國現有348個戲曲劇種,與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編纂《中國戲曲志》相比,有47種劇種已經消亡,17種瀕臨消亡。

“這些已經消亡或瀕臨消亡的戲曲劇種以流佈於民間的小戲佔比突出。”苟曉飛認為:“在民間,一些對地方影響較大的戲曲劇種不僅表現出傳承創新發展動力不足,傳承人員後繼缺乏的情況,還出現了‘無人演,無人看,無人傳’的‘三無’傳承生態和‘老藝人、老觀眾、老劇目’‘常演老戲、老戲常演’的演出現狀。”

“民間戲曲的傳承發展受到了現代娛樂傳媒的衝擊,由於青年人在大城市集中生活而導致地方戲曲內生動力不足。”她感慨地説:“甘肅省的地方戲曲歷史時間長,影響深遠,在現代社會的發展過程中地方戲曲具有深刻的文化記憶,許多自樂戲班的出現成為保護傳承地方戲曲的一種方式。所以,扶持和保護民營戲曲演出劇團,促使其規範化、市場化,是目前甘肅民間戲曲生存發展的重要方式。”

地方獨有劇種瀕危狀況依然突出

根據2017年普查結果統計,甘肅省現存活態地方戲曲劇種共13個,其中包括秦腔、隴劇、曲子戲、民勤曲子戲、隴南影子腔、玉壘花燈戲、靈台燈盞頭劇、高山戲、半台戲、南木特藏戲11個本土劇種,眉户、京劇、豫劇3個外來劇種。其中,11個本土劇種均被甘肅省人民政府公佈為甘肅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

據苟曉飛介紹,在甘肅省現存的13個劇種中,秦腔、隴劇、曲子戲、民勤曲子戲、眉户等劇種演出團體和從業人員相對較多,劇目創作較為豐富,為省內較為活躍且發展穩定的劇種。京劇、南木特藏戲發展一般,各有1個專業演出團體,演出團體存活5個以上,且為國家級非遺項目,一定程度上得到當地政府支持和重視。

玉壘花燈戲、豫劇、半台戲、靈台燈盞頭劇、高山戲、隴南影子腔等屬於瀕危劇種。半台戲、靈台燈盞頭劇、隴南影子腔、玉壘花燈戲、高山戲等劇種當前普查到只有1—5個民間演出團體在支撐整個劇種,零星演出,前景堪憂。

“我省地方獨有劇種半台戲、隴南影子腔、玉壘花燈戲、靈台燈盞頭劇、高山戲、半台戲等幾個瀕危劇種,近年來雖然開展了一系列保護、搶救措施,但在創作、演出、傳承等方面瀕危狀況依然十分突出。”她坦言地説。

資金問題最頻繁、最普遍

近年來,隨着非遺保護傳承工作的全面推進,非遺保護已深入人心,由上而下達成了共識,各地對本土優秀傳統文化的保護措施也在摸索中逐步完善。但是,作為一種綜合性的藝術表演形式,戲曲的傳承具有周期長、專業性強、產出緩慢、互動性強、經濟效益微弱等不利於快速有效傳承的特點,再加上多元文化的強力衝擊以及一些民間小戲賴以存活的農村固定羣落受眾面的萎縮,使得民間戲曲在保護傳承方面的前景不容樂觀。

“資金問題是各地基層文化工作者所表達出的最頻繁、最普遍的問題。”苟曉飛表示:“這既不是無病呻吟,也不是等吃靠要,確實是需要面對和解決的首要難題。甘肅省屬於經濟欠發達省份,能投入非遺保護工作的資金有限。目前,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名錄的優秀傳統文化受到重視,資金支持與政府政策支持到位。但是由於地方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的限制,各地州市的具體情況、水平差異比較大,發展不平衡,情況不盡相同,即使是同一劇種,處境也各不相同。”

據瞭解,我省現有省級非遺項目493項,近兩年,省級財政每年下撥非遺保護專項資金1300萬,除去傳承人補助和組織管理等省級層面的費用,按每個名錄一次性投入經費30萬計算,一年只有30個省級非遺代表性項目得到資助。

她感慨地説:“也就是説,省級非遺代表性項目每個項目輪到省級財政的30萬保護傳承經費支持的一個週期要10多年。省級尚且如此,市、縣級項目的處境可想而知。經費的嚴重不足,致使許多關於保護、傳承、發展的設想成為‘紙上談兵’,無法落地實施,非遺工作開展舉步維艱。在調研中,我們深切地感受到基層的文化工作者和‘好家子’們對當地優秀傳統文化有無限深情和一腔熱情,他們對保護即將消亡的鄉土文化的渴望令人動容,但苦於無米下炊,只有一聲嘆息。”

“三無”狀態令傳承體系無以為繼

民間戲曲是紮根於農村,成長於民間的小眾戲曲藝術形式,主要在民間的節日廟會和婚喪嫁娶等堂會演出,而“神養戲”則是民間對當前農村戲曲演出需求的樸素總結。演出範圍一般在機構所在的社區或行政村以及周邊村鎮,組成人員也多為離退休老幹部及農村民間戲曲愛好者。

“這些演出多為娛樂消遣性質,商業演出較少,影響範圍較小。”據苟曉飛介紹:“市場化的娛樂文化對人們的影響細緻入微,手機與多媒體的傳播方式中戲曲藝術佔有的位置並不突出,年青人除學生以外,多數一年四季外出打工掙錢,能安心學習戲曲的更是鳳毛麟角。”

據苟曉飛調研,曲子戲在甘肅現有86個主要演出團體,是甘肅省僅次於秦腔演出團體數量的劇種。在曲子戲演出團體中,民營演出團體佔98%,這些民營團體除被列入國家級的四個曲子戲所在地區的情況較好之外,多數團體演員與樂隊配備不齊,沒有固定的排練場地,演出較少,很少或幾乎沒有演出收入。

“老一輩戲曲名家多已作古或年事已高,年青一代很少有人為戲曲演出水平的提高而刻苦練功,劇目質量越來越低,演出水平越來越差,以致形成‘無人演、無人看、無人傳’的‘三無’狀態。從省級到市(州)、縣、鄉、村,戲曲人才整體出現青黃不接乃至斷層的局面,特別是在戲劇編導、音樂、舞美等方面嚴重缺乏。這種一無好學之人,二無可傳之人,傳承體系無以為繼的現狀直接影響到民間戲曲的繼續存活。”

守住“根”和“魂”實現活態傳承

“在系統梳理調研成果的基礎上,要對瀕危劇種在政策、資金等方面優先予以傾斜,進行搶救性保護。”針對目前我省民間小戲存在的一系列問題,苟曉飛也分享了自己的建議:“對於拯救瀕危劇種的成功實踐,還要進一步深入研究,使之成為可複製、可推廣的模式,在更廣範圍內發揮示範作用,力求從學理上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提供智力支持和學術支撐。”

“創新是手段,傳承是目的。”她説:“因此,還要充分挖掘民間戲曲這種文化形態的精神價值和文化內涵,既不抱殘守缺,也不捨本逐末。找準與現實生活的契合點,守住自己的‘根’和‘魂’,把自己獨有的特色當作劇種的生命,才能做到活態傳承,有效創新,所創作的作品也才更具親和力、感染力,讓觀眾不會有疏離之感。”

2017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的通知。2017年8月,中共中央宣傳部、教育部、財政部、文化部四部委聯合發佈《關於戲曲進校園的實施意見》,提出“戲曲進校園”活動。

“把戲曲和校園相互勾連,相提並論,是戲曲發展史上又一次具有時代意義和社會意義的重大舉措。”苟曉飛感慨地説:“同時,這也是針對戲曲藝術在羣眾社會生活中的逐漸式微,尤其是在年青一代認知中的嚴重缺失、缺位所進行的一項復興工程。旨在以美育人、以文化人,最終加強戲曲通識普及教育,增進學生對戲曲藝術的瞭解和體驗。”

“‘三五人演出千軍萬馬,六七步走遍四海九州’的戲曲藝術,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典型代表,是在漫長而曲折的歷史長河中孕育、沉澱、演化、變革、創新、發展而承傳下來的珍貴遺產,承載着中華民族‘鄉愁’集體記憶和文明積澱。”最後,苟曉飛也表達了內心的真實願望。

她由衷地説:“在當前全面推進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傳承工作的大好形勢下,無論是保護主體還是實施保護的政府機構,都應立足其藝術特性和發展規律,憑風借力,有所作為,使古老的戲曲藝術重煥生機,重新以獨特的姿態,展現華夏民族鮮明的文化特色,不使其過早成為記錄歷史文化的博物館藝術。”

蘭州日報社全媒體首席記者 李 超

來源: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