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遞四方

遞四方|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遊|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藝術|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遞四方 > 正文

二十年如一日 他為豬馱山披上綠裝

2020-11-19 08:55:41 智能朗讀:

繆樹林修剪山下育種的樹苗。

■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因為名字叫“樹林”,他這輩子就和植樹造林扯上了關係。從人煙稀少的荒蕪山坡,到綠樹成蔭的著名景區,六十多歲的共產黨員繆樹林,用近20年時間圍封了1000多畝荒山,栽下10萬餘棵樹木,帶領鄉親們走出了一條生態、經濟、社會效益共同發展的多贏之路。

賣掉公司回鄉創業

幾乎沒有一個永登人不知道豬馱山,而將豬馱山做起來的繆樹林卻並不為人熟知。2001年,繆樹林懷着帶領鄉親們擺脱貧困、共同致富的信念,轉讓出售了為自己賺來豐厚利潤的建築公司和省城的住房,又通過銀行借貸等渠道籌集資金千萬餘元,開啓了生態發展之旅。

“我們這裏有這座山,有歷史,有故事,有着獨特的丹霞地貌,我想把這裏發展起來,讓這裏成為苦水的一張名片。這裏好了,來的人多了,鄉親們都能掙上錢,日子也能過得更好。” 繆樹林説,自己就是土生土長的苦水人,在外面有了一點成就,自然不忘家鄉,“當時的豬馱山沒有水、沒有電、沒有路,山上光禿禿的,想要發展,必須得先搞綠化。”

“一開始沒經驗,3萬多棵雲杉樹栽上全乾死了。後來請教了專業人士,人家説你這個山全是黃土,水一澆就幹了,不買土來填,是種不活樹的。就這樣,我又僱人一個樹坑一個樹坑的換土,這才慢慢種活了樹。”繆樹林介紹,2001年他往豬馱山上種樹的時候,山上不僅沒水、沒樹,連路都沒有,他就帶着妻子和村民們背水、背土、背樹上山,從樹種選擇、株距確定到樹坑深淺,親自過問、事事動手,他們每天從山下帶着50公升的飲用水上山,中午就在搭建的小帳篷裏休息一會,一干就是一整天。

為了更好地種樹、護樹,繆樹林和妻子鄧秀花不得不常年居住在山上,這樣以山為鄰、以樹為伴的日子一過就是二十年,妻子鄧秀花也成了繆樹林免費的員工。“我一開始不同意,好好賺錢的生意不幹,回來幹這個苦差事,但拗不過他,兩個兒子也支持他,説應該為家鄉做點有意義的事,這一干把我也綁在這裏二十年了。” 鄧秀花指着眼前的高山告訴記者,“從上山到現在,我一天不落的在上班,栽樹、澆水,這山裏的每一棵樹,在什麼地方我都知道。現在看到滿山的綠景,越來越多的農家院,我還是很有成就感的,也很欣慰。”

發展經濟回饋家鄉

在前期大量人力、物力、財力的投入下,豬馱山上水、電、路及防護等基礎設施配套日臻完善。日復一年,不知不覺繆樹林已在豬馱山上栽植了側柏、雲杉、山楂、國槐、沙棗、松樹和雜交改良樹10萬多棵,種植了玫瑰等植物500多畝,並修建了仿木圍護欄3公里,圍封了1000多畝荒山。

2012年,繆樹林又帶領當地村民在豬馱山大面積引種玫瑰。苦水本來就是玫瑰之鄉,種植玫瑰一來可以有一部分經濟收益,二來也為旅遊景區增添了亮點。周邊農民在看到旅遊的人多,紛紛辦起了農家樂。每年植樹造林大忙季時,當地農民優先以勞動力支出形式參與其中,種樹、養護、澆水、修理管線、修路等工作,為當地農民帶來了一筆可觀的勞務收入。一位正在山下照管苗木的村民告訴記者,“以前,我們每天家裏待著,啥事兒也做不了,沒營生。現在每年為山上種樹、澆樹等,有事幹也有錢賺”。長期在豬馱山輸出勞力,種植綠化、修枝剪枝、病蟲害防治、水電路網及其他基礎設施建設等,豬馱山景區每年可為當地村民帶來人均2000多元的收入,既有效地為農民提供了就業機會,又增加了社會效益。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現在的豬馱山已綠樹成蔭,植樹造林價值達2500萬元,景區的生態有了明顯改善,風蝕程度減輕,水土流失得到有效控制。遠遠望去,豬駝山彷彿戴了一頂綠色的大草帽,牢牢守衞這片熱土。而在此基礎上發展起來的豬馱山旅遊業,在為當地居民提供就業機會的同時,也增加了玫瑰、冬果梨、軟兒梨、紅棗等作物的銷量,為大家帶來了實惠。

蘭州日報社全媒體記者 譚安麗 文/圖

來源:

關閉